TAKING住在火星上

cp:当鸽手使我拾玖快乐


最近迷恋上了光头

all主角,对咔右轰右生理不适注意。

all出久患者,白嫖星人。

跳坑极快。



是个傻的。天天人间蒸发



拉黑的原因很迷,随便拉黑







目前是手机被没收中,孩子控更新不太可能,平板打字真的很苦手!!!!最多写一点点沙雕段子:(




求您们去看地狱乐和beastars!!!

all出久/幼儿控与他家的孩子们3

,我他妈!要产粮!!!对轰出胜的爱太满了!!!
,ooc我的!!
,未成年攻X孩子控绿谷【不是变态啊!只是单纯的喜欢小孩子!】而且咔已经快成年了【ntm】
,无个性社会
,写着玩的,无大纲,可能填不完|ω・)
,绿谷设定原不良[无人知晓]
,cp轰出胜出心出切出死出等等各种出,对家的天使们可以走了避免受到伤害|ω・)
,ky退散,留下来的ky先■后杀[?]
,为了保安全我还是要讲:ky死全家_(:з」∠)_




7*
“目标?”

“确定,已进入攻击范围。”

死柄木捂住耳朵上的耳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耳机没掉但总之这样很酷就对了。

“。。。你们别干太过激的事哦。”心操人使有些担心的放下手机,看着死爆二人,“我们是来接机的,不是来打仗的,如果和切岛锐儿郎关系不好的话出久会伤心的。”

轰焦冻从头到尾既不否认也不肯定。算是和心操一样站中立。

“知道了——我们又不可能真的给那家伙开一枪子儿。”爆豪胜己烦躁的挠挠头。

这是不甘了吧。。??

这绝对是不甘了吧!?

心操默默吐槽,回头拍拍一直戴着耳机盯着手机等切岛消息的绿谷的肩膀。绿谷接着抬头,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心操,看的心操有点脸红。

绿谷以为是心操想让自己摘下耳机,不好意思的摘下耳机后主动开口“怎么了吗,心操君?”

“啊,就是想问问那个你的老同学是从哪个国家回来的。”

“啊——他啊,是从美国回来的,不过放心啦他毕竟是个日本人,日语他还是会说的。一会儿你们交流不会有障碍。”

“哦,是、是吗。。。”

“话说回来,他也应该到了吧。啊真是刚刚好!他下飞机了!”

出久出久!我下飞机了哦!真的是好几年不见啊!!这几年我一直在想象如果我回来你会怎么来接我!梦想成真了哦!!!。゚(゚∩´﹏`∩゚)゚。

切岛锐儿郎

心操咬碎一嘴银牙。

旁边偷听的情敌们咬碎一嘴银牙。

呸。

8*
“出久!!”

“切岛君!!”绿谷一看见切岛就兴奋的跑了过去,四个养子们不得不跟上去。

“哇切岛君!几年不见变得更帅气了哦!”

“哈哈。。被出久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切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然后抱住了绿谷。

然后给绿谷两颊分别一个亲吻。

“我——”爆豪眼看就要说点什么,轰焦冻立马给这人肩膀上来了一拳。死柄木这时候意外的十分听话,没有冲出去。心操从来不需要人操心:)

绿谷也没怎么在意,被亲后想起来这是外国人问好的方式,反而也给切岛脸上来了两口。

无比理所当然。

“我jssjyskajxhxnksichcmpspqpdjchjs”

“你不能打他,”爆豪胜己这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了,一把揪住死柄木“那是出久他百分百的老同学哦。”说着扯出一个笑。谁也不能从这个笑里看出来善意,但是同时谁也不能从这个笑里看出敌意。在【百分百的老同学】那里爆豪特意咬重了声音,既可以作为情敌的挑衅,也可以理解成佩服他们之间的“美好友谊”。

切岛果不其然皱了下眉头。

轰焦冻看在眼里,眼里暗了暗。

9*
“你们好!”切岛立马自来熟的走上前,伸手在爆豪胜己面前“我叫切岛锐儿郎,是你们爸爸的亲密的人,我和他度过了无数个夜晚,要是你和他吵架的话可以来找我帮你们缓和关系哦。”

“喂切岛君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噗。死柄木悄悄扭头,嘲笑两人:一个是被切岛锐儿郎怼了导致现在脸黑的像个煤球的爆豪,另一个是被绿谷提醒的切岛。

然而切岛的下一句话让他就笑不出来了。

“哪里奇怪了?倒是你,”哪里知道居然是切岛看着绿谷,眼里是哀怨“你以前都叫我锐儿郎的。。这么现在这么生疏?”

心操人使觉得自己要把手机捏烂了。

轰焦冻觉得自己要把手里的轻小说撕烂了。

“啊,这个不重要啦。。。还是介绍一下吧,这些是我的养子们,轰焦冻,死柄木弔,心操人使,爆豪胜己。这是昨天和你们提起的切岛君!想必你们知道他名字吧?”

爆豪这才握住了切岛的手,咬牙切齿的:“请——多——指——教——”

切岛抽回手,甩甩手,回头笑着看绿谷“没想到你的儿子力气这么大啊。”

“已经是中午了,”轰焦冻看看手表,“出久,我饿了,我们回家吃饭吧,不要打扰切岛叔叔回家比较好。”

“也是呢,”绿谷皱了下眉,考虑到海归回来时确实有很多不方便,而自己又不懂该怎么弄,还是不要帮倒忙比较好,干脆作势要真的和老友告别“再见啦——”

“等等!”煮熟的鸭子哪有让他跑了的道理,切岛慢条斯理的开口“我不是和绿谷你一个小区吗,正好我也饿了,不知道绿谷小天使愿不愿意请问去您的宫殿里吃一顿饭呢?”

——这家伙!

绿谷被切岛耍宝一样的语气逗笑了,“好好,咳,朕现在允许爱卿你与朕共用午膳,随朕回宫吧。”

切岛像个小孩一样笑着,跟在绿谷后面走向机场外的停车场。

——这家伙!

四个人死死盯着自己的新情敌。

10*
“吃什么呢——”

“对啊吃什么呢——”

看着两人像老夫老妻一样穿着同款不同色的小熊围裙在厨房站着纠结吃什么,爆豪头一次这么痛恨家里有这么多围裙。

轰焦冻并没有表现出太明显的不满,只是戴着耳机在笔记本电脑上写着今天的日记——

XXXX年X月X日
今天我和出久一起去机场接了一坨肉。

现在那坨肉和出久在厨房里。

不知道出久会不会炖了它,如果炖了我还是蛮期待的。剁成肉馅包包子里就更好了。

路过的死柄木看完以后默默收回刚刚因偷偷看自己兄长日记儿探出的身子。

论当反派,这家伙比他还是个苗子啊。喝着茶,这家里最年轻的小孩感叹。

“……”心操默默蹲在角落——刚刚他想到厨房帮【zhen】忙【cha】,结果却因为“心操君歇着吧好久不和切岛君见今天我一定要亲手给切岛君做一顿饭!”而被赶了出来。

记得当时爆豪胜己那时候一把拉住切岛“废久给你做饭你歇着就行了,你去厨房干什么?”

切岛皱着眉头“不许叫出久废久,而且我刚从美国回来,告诉绿谷水果沙拉怎么做,有问题吗?”

得嘞,确实没毛病。爆豪胜己翻一个白眼,气呼呼的到客厅坐着去了。

“吃火锅吧!”

“对啊吃火锅吧!”

两人思考半天终于有了结果,两人一拍即合瞬时切菜的切菜拼盘的拼盘。

忙活很久后,火锅总算端上来了。六个人总算是暂时休战【?】。

众人边吃边聊,正当绿谷和切岛聊到当年和同学们在KTV玩真心话大冒险时没办法亲了切岛脖子【说道这里时养子组一律用阴冷的眼神瞪着切岛】时,切岛电话响了。

绿谷示意养子们不要出声,看着切岛接电话。

“啊……好的,没问题,交给我吧。。。啊?他也在日本?。。哦,我会去照看他的。”

一等切岛挂了电话,绿谷出久就迫不及待的追问“切岛君,怎么了怎么了?”

“没什么,”切岛不以为然,“就是我在美国的姨妈拜托我照顾一下他的七岁侄子而已。还有刚刚我们说到哪里了?哦对了,当时丽日她——”

绿谷一声尖叫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锐儿郎,你还有个在美国的七岁侄子?”

“没错,不过他现在在日本住。不过也是前两天才到,之前一直住在他妈妈帮他订的旅馆里。正好我来这里了姨妈他就顺便拜托我一下。”

切岛锐儿郎这时预感不好“出久……”

“干脆把他接到我这里吧!”劲头十足的拍拍胸脯,元气满满的绿谷看着十分可爱“我会很好的照顾他的!”

“唉?!”被绿谷可爱的有些脸红,切岛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我可以很好的照顾他的!你看——”说着绿谷一把搂住坐在旁边的轰焦冻,捏捏他的脸“你看他被我养的这么帅!”

“出、出久。。”轰焦冻大脑瞬时当机,满脸通红,眼看就要冒烟。

“这个……就是怕麻烦到你。。”

“不麻烦!”

无奈的切岛锐儿郎,他只好拿出手机给绿谷看照片“那我先给你看看他照片。。。”

“啊啊啊啊啊啊!!”

切岛又被绿谷的土拨鼠尖叫吓住了。

照片里的男孩金发碧眼,正对着镜头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仿佛一个小天使。

简称绿谷好的那一口。

“切岛交给我吧呜呜呜!这么可爱的孩子我一定会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呜呜呜他怎么这么好啊呜呜呜呜!!!”

“……”

切岛错愕的看着自己老同学。

变态吗。

不对,骂自己未来老婆变态是不行的。

切岛摇摇头。

————……
tbc

老子本来想明天发的。
不过今天晚上老妈不回来我太开心了!所以码字也飞快【你】
养子们的新组员上线【喂】!!!

告诉我你们是想看物间和绿谷谈恋爱还是助攻ԅ(¯ㅂ¯ԅ)

少数服从多数哦♥

关于绿谷对心操的称呼。。我本来想写成人使的。。。

但是人使怎么说也。。。。【被打】

评论(30)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