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NG住在火星上

cp:当鸽手使我拾玖快乐


最近迷恋上了光头

all主角,对咔右生理不适注意









目前是手机被没收中,孩子控更新不太可能,平板打字真的很苦手!!!!最多写一点点沙雕段子:(

all出久/幼儿控与他家的孩子们2

,我他妈!要产粮!!!对轰出胜的爱太满了!!!
,ooc我的!!
,未成年攻X孩子控绿谷【不是变态啊!只是单纯的喜欢小孩子!】而且咔已经快成年了【ntm】
,无个性社会
,写着玩的,无大纲,可能填不完|ω・)
,绿谷设定原不良[无人知晓]
,cp轰出胜出心出切出死出等等各种出,对家的天使们可以走了避免受到伤害|ω・)
,ky退散,留下来的ky先■后杀[?]
,为了保安全我还是要讲:ky死全家_(:з」∠)_









1*  
当绿谷和一个爽朗男孩共喝一杯奶茶的照片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名曰【帮绿谷打扫房间】实则【寻找绿谷胖次】的众人沉默了。

2*

首先发现的是心操,这个还有一年年龄就是十七的少年总是很聪明,总是能做到在其他人之前 找到绿谷的内衣 更好的收拾房间。在遇到这种事情时他先是瞪大眼睛,然后张开了嘴巴似乎想尖叫——不过最后还是把声音咽了下去。

轰焦冻看到了平时十分镇静的人露出这种表情,走了过来:“怎么了吗。”

然后看到照片后与心操一样沉默了。

“喂——你们如果在这里偷懒的话出久的房间怎么办——”走过来的死柄木也愣住了。

“你们几个!!!在这里偷懒啊!!”怒气冲冲的爆豪走过来,也看到了照片。

“……哈啊!???”

3*
质问的时机很快就来了,晚饭时间,当爆豪和心操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子的时候,在自己房间肝了一天稿子的绿谷立马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出久,”首先开口的是轰焦冻,“你以前有男朋友吧?”

“噗——!!”

绿谷出久被自己养子这句话吓得一口把刚刚喝下去的奶油珍汤喷了出去,好在被坐在对面的死柄木躲开了,心操也顺势拿抹布把桌子擦干净。

傻不愣登的看着轰焦冻,绿谷出久缓了一大会儿,在爆豪胜己顺势逼问前开口:“为什么会这么说。。。”

“好奇而已,出久不回答也可以。”心操不愿意让绿谷出久为难,这样的反应却给爆豪带来了不满的情绪。

“哼,”从开饭后就开始被冷落的爆豪胜己冷哼一声,“我倒是不知道废久原来是个同性恋,不过如果是真的话,我还是很感兴趣呢,同●性●恋?”祸从口出,刚说完爆豪胜己就后悔了,他的情敌们则是头一次这么团结——一起同时瞪着他

没想到绿谷出久却以外的没有生气,只是不好意思的挠挠脸“啊,男朋友是没有啦。。不过有个很好的朋友。”

“很好的朋友会用两根吸管和同一杯奶茶?”死柄木紧紧盯着绿谷。绿谷像是完全没看见,一副很惊喜的样子“哦哦哦你们看见他和我的照片了!?”

反而这么兴奋的反应让众人既放心又提心吊胆。

“那个是我以前的老同学啦!当年我们的关系特别好,总是被周围的人说像一对小情侣,还好我们那时还小还不明白,现在想起来果然好羞耻啊——毕竟天天一起去一家咖啡像约会一样吃点心,还有总是同用一个水杯和总是给我买好吃的并从不对我生气。。。。!要不是我知道这是纯洁的友谊真的会误会他是个基佬呢!以前每天晚上在合租房子里的床上向他吐槽为什么别人会说我们像情侣的时候他也会很无奈的笑啊。”

“……”

草。

4*
这次晚饭后四个养子们一起涌进了厨房,说要一起洗碗。虽然绿谷出久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点餐具为什么要这么多人一起洗但还是放心的回书房看电视了。留下四个人在厨房。

看着绿谷关上了书房的门,死柄木轰焦冻爆豪胜己果断把餐具们推向了心操,接着摘手套脱围裙一气呵成。

“喂你们——!!”心操气的说不上来话,直想骂脏话,然而死柄木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首先开口:

“你们说,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管什么东西也很可怜,”爆豪笑得幸灾乐祸,“哈哈哈哈哈哈那家伙太可怜了,都那么明显了也没能和废久在一起,真是头一次感谢废久那家伙的笨蛋属性!”

“但是好险,”轰焦冻摸着下巴,“差一点我们出久就被猪拱了。”

“轰焦冻你说这个过于ooc了,你们学院的女孩子们会伤心的。”死柄木提醒。

“不不不他们只会尖叫反差萌和天然吧。不对我们不是讨论那家伙的吗!?”

“那家伙?”死柄木抬眼看了一眼心操人使“只是个可怜的家伙罢了,现在出久毕业了并且他也——”接下来的话由轰焦冻接“过了保质期。”

所谓保质期——只要没有忘记标题的都知道这么回事,18岁以前的家伙总是能从绿谷那里获得许多福利。

十七岁的爆豪目前情况已大不如以前,绿谷认为爆豪差不多长大了,提出了人爆豪自己睡的提议。虽然刚提出就被爆豪以以后再也不给他做猪排饭为威胁而取消。

十六岁的心操人使因为总是很懂事让绿谷出久很欣慰,总是摸摸头夸奖或捏脸蛋。虽福利不及剩下两位但是也好歹天天和绿谷一起睡同一张床。

十五岁的轰焦冻有时会被绿谷出久亲亲抱抱举高高,天天飘小花。

死柄木——

“呜啊啊啊啊弔君谢谢你!昨天晚上肝了好久的稿这种时候喝牛奶真是天赐幸福——!弔君不仅可爱而且好体贴!啊,要做在我这里看我画画吗?坐在旁边看着不方便也可以坐我怀里哦。”

十四岁的死柄木总是最幸福的人。

“总之,会散了,那货玩完了,心操人使要把碗洗干净哦。”死柄木把抹布一扔大摇大摆走出厨房。

心操气的想骂娘。

5*
然而你们太天真了,要是这事就这么完了后面作者怎么写切出呢:D

6*
第二天当死柄木准备早餐时,绿谷幸福的尖叫出声。

死柄木微笑着把手上的吐司端在桌子上后在后面搂住了看着手机的绿谷“出久,怎么了吗?”

绿谷兴奋的抬头,“弔君弔君!你还记得我昨天晚上说的那个老同学吗?”

心操不喜欢那个情敌,但还是笑着放下报纸听绿谷继续讲。

“他要来我们这个城市了哦!”

“……?啊?”

幸亏那两家伙还没从楼上下来,不然这个餐桌肯定没了。

绿谷出久笑着扬扬手机“而且大概会住到我们家附近!”

出久!我快要来到你所在的城市了哦!很快就要下飞机了,并且可能住在你的那个小区,几年不见我超级想你啊!♡+:。.。❣LロVЁ❣。.。:+♡

切岛锐儿郎

——————
……tbc
按心情产粮真TM开心啊。

评论(23)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