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NG住在火星上

cp:当鸽手使我拾玖快乐


最近迷恋上了光头

all主角,对咔右轰右生理不适注意。

all出久患者,白嫖星人。

跳坑极快。



是个傻的。天天人间蒸发



拉黑的原因很迷,随便拉黑







目前是手机被没收中,孩子控更新不太可能,平板打字真的很苦手!!!!最多写一点点沙雕段子:(




求您们去看地狱乐和beastars!!!

all金/部分占有2

,新坑,会添
,未来pa
,中篇
,机器持有众攻X机器金
,ooc有
,年龄全部错误
,平行宇宙!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别问我_(:_」∠)_
,金的体质参考雷德
,此文中宇宙构成成分与现实有众多不一







他实际上不太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东西。

那种荒谬、愚蠢、幼稚以及冲动的想法,经常出现在相信命运与羁绊的男男女女的脑内,却实在无法与他的骑士道友好相处,这当然是注定的事情。

但是有时候【注定】这两个字也是无比脆弱的,比如说——种种,唉,这该怎么说呢?一切都应该怪于那该死的爱。

安迷修看到那孩子坐起来,站起,行走于黑暗之中。温柔骑士的嘴巴结束了紧闭,张口,做出了不知道是什么语言的口型,念叨的是自己的想法。

守护在自己身边——

不让别人看见——

不让他受伤——

与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一巴掌把自己打醒,安迷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懊悔与惊讶,安迷修,身为最后的骑士,你在想什么呢?不过当隔板撤起,安迷修又感到不安。

如果不把他带到身边——

身子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安迷修在回过神时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和离弦之箭一般飞奔出去,心底感到了许多复杂的感情,其中较为明显也是安迷修唯一能辨认的,是焦急。

这名为焦急的东西——

渲染着漂亮色彩的眼睛没有朝自己看来。
  
这真的是让人不安的事情——
  
男孩子被嘉德罗斯抱在怀里时,安迷修才清醒过来。
  
男孩由于头部被嘉德罗斯摁在怀里,导致他只能看到男孩子毛绒绒的脑袋的一小部分,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后脑勺了。这下连那双美丽夺目的眼睛都无法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不甘心的情绪刷的喷涌出来,却又在一瞬间归于平静。
  
你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这样这样想着,心情因为这样几个有分量的字平静下来。
  
相比艾比的激动,安迷修则显得很理智。“嘉德罗斯,”安迷修出声提醒,“那是我们的共享机器人。”
  
他刻意强调了【我们】两个字,是想要嘉德罗斯没有那么自私。
  
嘉德罗斯果然顿了顿,然后又开口“那又如何?既然是共享,自是有我的一份。”
  
“但是他现在在你怀里,他说不出话来了。”
  
“JDJJshdha!?bwJJxJQn……”小孩什么都没听见,大声嚷嚷却因为在某人怀里吐字不清。
  
“…”嘉德罗斯诡异的沉默几秒,然后放开手,由紧紧搂在怀里改成了公主抱。哪知人家根本不安生。
  
“干什么啊你们!?憋死我了!你们……唉?”男孩子看到嘉德罗斯眼里倒映出的自己也愣了一下,“额…”
  
“……你们,是谁?”
  
“……”
  
“……”饶是艾比也哑了嗓。
  
帕洛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孩子真的是他们的共享机器?无论如何都太活泼了些,不具有一个机器应有的样子。
  
而且配对器在一般情况下是会把他们的信息输入的,又怎么会问他们是谁?荒谬,太荒谬了。
  
“渣渣,”嘉德罗斯突然开口,“渣渣。”
  
“谁是渣渣!?居然还被你骂两遍???你个自大狂!”
  
毁了毁了,埃米抱着不安的心,这下嘉德罗斯会生气的
  
没想到嘉德罗斯却噗嗤笑出声来了。又喊了人家一遍渣渣,一脸玩味的看着小孩子生气的样子。
  
“我不是渣渣!我有名字的!我叫金!”
  
“渣渣就是渣渣,什么金不金的。”
  
“啊啊啊气死我了你个自大狂你给我叫我名字啊!”
  
“渣渣。”
  
“我【哔——】”
  
格瑞忍不住笑出声。为了文明,机器人是不能说出脏话的,说出的脏话一律消音处理。
  
紫堂幻却有些担心。
  
“紫堂,你又担心什么?没看到那帮人很高兴吗?”
  
“不是的。凯莉。”紫堂仰着头看着金,“金恐怕,不是机器人……”
  
“人家只说了一遍人家的名字你就记住了?”
  
“我是认真的,凯莉!金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一直认为自己是人类,”语气染上担心,“这样,金的心情就相当于一个人类发现自己变成了机器人。”
  
“所以感到恐惧。”
  
  

————tBC

评论(19)

热度(100)